“隐形将军”韩练成的家风传承:跟党走,不谋私利_河北农业大学黄骅市

朱巧妍

2019-06-06

脉学之宗“隐形将军”韩练成的家风传承:跟党走,不谋私利_只要再看你一眼

导游年审

蓝宝石寓意

“隐形将军”韩练成的家风传承:跟党走,不谋私利_河北农业大学黄骅市

人民网:那么,你对自己的第一个职业选择满意吗?韩蕃璠:满意。

始于祖父的家风,对家人的价值取向、职业发展和生活习惯影响很大。

勤学、爱国这个传统,引导我迈上人生中第一个重要台阶。

我的收获有三个方面:一是体会到为国服务、建功立业的快乐,坚定了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理想信念;二是大型项目能激发干部的开拓精神,集中锻炼干部的组织能力和科学化精细化管理水平,这是后来我承担其他管理工作的基础;三是单位培养我,推荐我为工程院陈君石院士(应用科学家)当媒体助手并于2010年完成博士训练(政府危机沟通策略)。说句心里话,有机会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”,是勤学苦练的结果,常学常新拓宽知识面、优化能力结构、职业精神定型,也是在那个阶段形成的。

家风对我的第二个影响是始终把实践放在第一位。祖父有两个观念:强调打基础、提倡多练。

他认为,无论从事哪一行,都要先从最基层、从执行、技术层面做起,技术、战术掌握之前不要空谈战略搞理论,否则就是纸上谈兵,也不能服众。

祖父是从排长到军长一级不落逐级打上来的,他的战略思维体系由作战、军训、军制和军事教育实践经验组成。

提倡多练方面,他体会,每一级岗位和每一次实战,对干部的政治素质、意志品质和作战能力要求是不同的,只有多实战多训练才能增长真本事。

祖父的领导能力是从革命事业中不断实践总结而来,所以他开展军队和地方管理都务实管用、接地气。

祖父说过,和平环境不同于战争年代,但每个工作岗位都是加强业务和领导力实战的宝贵机会。

他要求年轻人有担当,做到干一行精一行,做出实绩,我一直用这句话要求自己。

我的第二个岗位,在国家部委下属单位新组建的部门,我参与“三定”、建立各种制度规范机制、推动新业务发展,带领和发挥团队作用,我经历过“体制内创业”的所有环节和困难。

第三个岗位,是挂职宁夏商务厅厅长助理2年,使我具备了推动地方经济工作的能力。

我2016年到灵武市工作,先后担任灵武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宣传部长,不再“只知一隅,不解全局”,作为县级常委班子成员做到服从大局、定位清晰、守正守土,在主持宣传部工作中努力当好班长,带好队伍作风。

这几年,我认识了不少党性强、政治能力强、有担当肯干事的领导干部,大家相互激励,砥砺前行。

祖父对党对国家忠诚、廉洁自律,是我的榜样。

因为家贫,祖父16岁从军的目标是“挣到200块钱,挣够了马上就走,回老家开一家铺子,这样一辈子就不愁了。

”但当他确立了“救国、革命”的人生目标之后,看淡了一切功名利禄,责任和道义的取向选择一直跟随他走到人生的尽头。

祖父在国民党军队任职时,他见过的旧军阀官僚吃空额、“喝兵血”等现象司空见惯,但祖父家庭生活一向勤俭。

蒋介石曾给我祖父一笔“特支费”,但这笔钱,祖母没有用于自己和家里谋私利。

1955年授衔,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军长算,祖父可以授上将军衔,但是他坚持按共产党员的标准、接受了中将军衔。

周恩来总理常说:“韩练成要党员身份,不要上将军衔。

他的行动是对党最忠诚的誓言。

”人民网:韩练成将军的个人品格、家风形成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有直接关联吗?韩兢:是的。

父亲受周恩来、董必武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影响指引,无论身处军阀阵营还是投身人民军队,始终不为物质利益所诱,终生爱国利他,并以此严格要求全家人。

他身后不留骨灰,存款不足万元,体现了共产党员完全无我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。

韩蕃璠:父亲经常提起周总理对祖父的这个评价,并勉励我牢记党员初心,保持党员本色。

过去在北京、现在宁夏,无论是任职、还是挂职的各个工作岗位上,我都遇到过不同形式的利益诱惑,正是由于家风的传承,我能管住自己,严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,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党忠诚、廉洁自律的原则。

人民网:您提到蒋介石给的“特支费”,是用于什么?韩练成将军家人如何看待金钱?韩蕃璠:我的祖母是一位贤妻良母,可惜她去世的早,那时我还没出生。

祖父从事那么危险的工作,不暴露,能坚持下来,和他的这位贤内助有直接关系。

1939年昆仑关战役后,祖父在桂系升任第170师师长,蒋介石非常高兴,给了祖父一笔特支费,让他“拿去给太太补贴家用。

”一给就是5万元。

原来蒋介石笼络有价值的军官有个标准,大致是送给师长4-5万元,对军长会豪掷15-20万元。

这是蒋介石的“银弹”,本意是在其他军阀里插下一根根“大钉子”,很多战场上的军阀劲敌都被他这个秘密武器降服了。

那时国民党的官太太们只要有钱就大肆炒黄金、美钞,甚至倒卖药品。

而我祖母却没动过这笔巨款,全部由祖父支配。

当时桂林是西南抗日大后方,各界人士集中,蒋介石花的这笔“特支费”投资,拿在祖父手里就派了大用场,他大部分用于社交、联络感情,时常宴请各方人士(也包括八路军办事处主任李克农),部分直接支援了党的秘密工作。

人民网:良好家风会推动民族进步、社会和谐,家风败坏是干事创业的负资产,是滋生腐败的温床,可见好的家风需要夫妻共同建设。

韩蕃璠:一个家庭,夫妻之间的相互信任是特别重要的。

在革命战争年代秘密工作时期,虽然祖母并不完全知道祖父具体在做什么,但她完全信任祖父,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的事业。

祖父有一首小诗《克农来访》:“桂林、重庆、东黄坭,‘隐形’至今未足奇。

夫人再设‘后勤部’,上将仍作‘李经理’。

”这首诗说的是1960年的一天,隐蔽战线的老前辈李克农上将来看望我祖父,祖母一看到李克农进门,就按当年的习惯叫他“李经理”。

这“后勤部”说的是当年在桂林,祖母曾多次从经济、物资、住宿、交通等方面帮助革命同志,包括李克农、潘汉年和他们介绍来的同志、朋友,因此,李克农送给她“八路军办事处后勤部长”的雅称。

人民网:可否再透露些将军家里的生活情况?韩蕃璠:好的。

祖父一生,提倡勤俭节约不浪费。

记得我小时候淘气,不好好吃饭,好几次,母亲逼着我把碗里的食物吃干净,这样,我这毛病就改过来了,到现在我吃饭都注意不留剩饭。

节约的风气,我父亲传承得很好,小时候有一次我生病住院,有个小朋友来看我,送了几个水果罐头,我特别高兴,吃完了就顺手把玻璃罐头瓶扔垃圾桶里了。

父亲发现后,捡起来洗洗,给我母亲腌糖蒜用。

那次,很少吼我的父亲当着医院一群病人,把我狠狠批评了一顿,说我太浪费了,太不像话了,从那以后我再也不乱扔东西。

我小时候没有零花钱,父母从来没给我过春节的红包、压岁钱之类的。

韩兢:父亲要求儿女自立自强,不特殊照顾,不搞特殊化。

我下农村插队、当工人,父亲从没找过哪位领导走后门,他一贯公私分明,公家配的车,家人不许私用。

蕃璠小时候上幼儿园,我们一直是骑自行车接送。

人民网:你从北京到宁夏工作这5年,工资和生活条件差异还是很大的,你觉得辛苦吗?韩蕃璠:艰苦奋斗是我祖父的人生态度,他的衣食住行都很简单:吃,有碗面就好;穿,有得体整洁的衣服就好,从不讲奢华。

我们家几代人都有较强的适应力,我从小就能做饭,爱劳动,适应不同物质条件的生活环境。

我在北京市工商局基层单位7年,跑街串巷和群众打交道;在宁夏固原彭阳县杨寨村老乡家,同吃同住同劳动;在灵武市包村扶贫和组织采访治沙英雄事迹,我从来不在意条件。

(人民网银川3月26日电)(责编:贾茹、宽容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