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音缭乱 清风自来——中外专家展望南海仲裁案后区域合作前景_阿兰佩迪拉

朱巧妍

2019-06-09

赤道几内亚地图杂音缭乱 清风自来——中外专家展望南海仲裁案后区域合作前景_冲出封锁线

商业数据

张国焘夫人回忆录

杂音缭乱 清风自来——中外专家展望南海仲裁案后区域合作前景_阿兰佩迪拉

  新华社新加坡7月18日电综述:杂音缭乱 清风自来——中外专家展望南海仲裁案后区域合作前景  新华社记者  建立在菲律宾单方面诉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就南海问题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。18日,中外国际法、国际政治专家齐聚新加坡,举行“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学术研讨会”,会诊南海问题症结,共谋区域发展大计。

  多数专家认为,仲裁庭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,预设立场,自创规则,倾向性采选证据,玩弄文字游戏,罔顾基本事实,作出的裁决实属荒谬,不具有法律约束力,中国政府对所谓裁决结果不接受、不承认,立场完全正当。  专家们呼吁南海问题相关各方重回对话解决争端的健康轨道,共同携手,推动区域合作与发展。  “拿了大钱,非法无效” 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,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、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作主旨发言。

  赵启正在发言中说,南海仲裁结果发布后,事情逐渐清楚,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临时仲裁庭根本不具备管辖权,所谓裁决结果否定历史事实,严重违背国际法和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(简称《公约》)基本精神和原则。

  赵启正指出,所谓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和国际法院没有任何关系,据菲律宾媒体报道,阿基诺政府为该案支付3000万美元,纳税人的钱最终换来一堆废纸,还在世界面前暴露了卑劣伎俩。“我用一句话对这个临时仲裁庭下个结论,那就是拿了大钱,办了脏事,吃相难看,非法无效。

” 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副院长孔令杰在发言中说,仲裁庭作出的所谓裁决,其荒谬程度令人吃惊。

其中最荒谬的当属认定包括太平岛在内的中国南沙群岛各岛礁皆为“礁石”,不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。

  孔令杰说,为达目的,仲裁庭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,擅自扩大自身管辖范围,把手伸到本不该裁定的事项,自创一套认定岛礁属性的标准,非法解释公约条款,自行提高岛屿构成的必要条件。

“仲裁庭把自己装扮成完善和发展《公约》的‘勇士’,试图自创标准,擅权发展《公约》现行规则,成为海洋法的非法‘创造者’与‘发展者’。

”  出席本次研讨会的外方专家也不认同所谓仲裁。印度贾瓦哈拉尔·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斯瓦兰·辛格说,仲裁即便对菲律宾方面来说也难言胜利。他认为,菲律宾新领导层将不会按照仲裁的老路去走,仲裁案未来发挥的影响力有限。  对话协商 破局可期  研讨会上,多位专家在批驳仲裁闹剧的同时,表达了希望南海问题降温的共同心愿,期待相关各方重回对话协商、政治解决争端的健康轨道。  赵启正在发言中说:“回到和平谈判中来才是解决中菲南海争议的必由之道。”  他指出,仲裁结果发布后,菲律宾民众也表达出与中国对话和发展经济合作的理性观点,还有菲媒体报道称,总统杜特尔特已经表示将派人访华,就南海问题开展谈判。“我们真诚希望谈判能够早日重启,中菲关系能够早日重回正轨。” 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对中菲借助谈判、协商解决争端的前景表示乐观。他在发言中指出,南海问题并非简单的法律问题,需要有关各方展现解决问题的强大政治意愿。他认为,中菲政府之间存在不少政治性协议,双方均有意愿借助政治谈判解决问题。  郑永年还建议,在对话、协商的同时,中方可以与其他南海利益相关方重回“搁置争议、共同开发”的轨道,尽快在海上救助、渔业协定谈判和海洋资源保护等领域展开合作。  柬埔寨战略研究所所长强万纳里告诉新华社记者,他相信菲律宾新领导层将采取更为理性与现实的对华政策,使南海局势出现新转机,使中菲谈判解决争端成为可能。“我期待南海各声索方为解决争端能够展现更多政治意愿。”  发展正道 现实选择  多数与会专家认为,南海仲裁案等政治杂音不会阻碍中国与东盟合作发展的大趋势,合作共赢仍将是中国-东盟关系的主旋律。  赵启正表示,中国始终坚持睦邻、安邻、富邻的周边外交政策,尊重东盟各国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和价值观;东盟国家奉行一个中国政策,支持中国和平统一,在涉及中国的许多重大原则问题上照顾了中方关切。在经济领域,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,2015年双边贸易额达4700多亿美元,双边累计相互投资超过1500亿美元。  他认为,尽管南海地区存在领土争议、域外国家干预、合作机制不健全等诸多制约因素,中国与东盟国家各领域互动交流和务实合作一直持续,各国从中受益匪浅。南海区域的和平稳定、合作发展才符合各方最大利益。排除干扰、聚焦合作是最为现实的战略选择。“由阿基诺政府策划的仲裁案不能动摇中国和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,阻碍不了中国和东盟合作的健康发展。”  强万纳里说,东盟各国面临贫穷、环境恶化、气候变化、贩卖人口等更为重要的议题,希望中国和东盟国家加强在贸易、基础设施建设、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等领域的务实合作。  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所高级分析师沙赫里曼·洛克曼说,南海问题仅是中国和少数东盟国家间的孤立事件,相信东盟将尊重中国人民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与感情。“未来数月非常重要。这个月,东盟外长会议将在老挝举行,希望中国和东盟能抓住时机,掀开双边关系的新篇章。”  本次研讨会主持人、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所长李国强说,求稳定、谋发展、促民生、保安全,既是中国的需求,也是东盟各国的共同愿望和需求。在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创造的战略机遇下,中国和东盟计划打造中国-东盟自贸区升级版,到2020年实现双边贸易额达到1万亿美元目标。中国和东盟关系发展的现实需求是存在的,未来发展空间、发展潜力是巨大的。“南海问题现在的确是一个冲突性、障碍性的问题。但它既不代表本地区的所有问题,同时最终不会影响中国和东盟、中国和东盟国家关系的发展。”(参与记者:陈瑶、张宁、夏立新、林昊、薛飞、包雪琳、马玉洁)+1。